卫斯脖

微博@普陀挑灯
CP@阿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脖子/波砸/博泰←←后面两个丧病的称呼不要管他。
all叶主周叶/叶all可萌不写
此生棠棣开荼蘼,三遍繁华不如你

【周叶】归属权 上

*@墨残 ,( ′艸`)我竟然真的写了这个脑洞……所以你也日更吧(。

*世界联赛背景,关于被外国帅哥当面求婚的老叶和目睹全过程的小周。

*安抚了可怜的歪果仁。

 

周泽楷踏上宾馆楼梯的最后一级,转过墙角,然后站定不动了。 

即使是在参加世界联赛期间,他也依旧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作息。现下他刚从宾馆的健身房里做完日常的身体锻炼出来,爬了十一层楼当做顺带的体能锻炼,浑身热腾腾的冒着汗,健身时穿的黑色工字背心全湿透了,紧绷绷的巴在他身上,让他只想赶紧回房间冲个清爽的冷水澡,顺便把赖床的恋人从被窝里拖起来,一起下楼吃一顿身心愉快的早餐。

他本来是这么打算的没错,在他转过那层楼的墙角之前。

……那个缠着自家恋人的碍眼的金毛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叶修觉得很无奈,非常无奈,特别无奈。

一觉醒过来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朝枕边摸了摸,没摸到人,料想恋人应该是去早锻炼了。他一边叹着气嘀咕了一声真不公平为什么累着的总是他,一边揉着腰从被窝里爬出来,顺手扯开了昨天晚上被有些心虚的两个人合力拉得严丝合缝防止偷窥的窗帘。

苏黎世温柔的阳光穿过雕花的窗棂明媚的撒了满床,他抱着被子沐浴在阳光里慢吞吞的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饥饿。

……昨晚被逼着以消食为目的而进行的某项床上运动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呢。

罪魁祸首不在叶修也没办法发作,只能撇了撇嘴胡乱套了件外套趿拉着拖鞋准备下楼吃早餐。

谁知道一打开房间门就看到某个金发碧眼的帅哥深情款款的捧着一大束玫瑰站在外面。

……认错房间了吧。

直接无视掉了对方的叶领队打算绕过去的时候,被外国帅哥一个霸气的猛虎落地式滑跪给惊了一下。

这是……遇上蛇精病了?

无法理解外国友人的领队淡定的选择了继续无视……如果不出意外,那么这件事情只能算作叶领队十年荣耀传奇生涯中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但是作者说了如果,懂吗,这就代表另有隐情。

如果那位疑似蛇精病的帅哥没有振聋发聩的大吼一声“Mr. Ye, will you marry me?”,如果他没有因为难得震惊了一下而没有及时推开举到他面前的一大捧玫瑰花,如果当他一回头的时候没有看到自家刚好晨练结束的恋人就站在墙角的地方面无表情,如果……

没有如果。

 

看着自家仍旧帅气值爆表但是面无表情走过来几乎可以看到黑色实体化怨气的枪王,淡定如叶修,也默默地为那个仍旧单膝跪地标准求婚姿势的外国帅哥点了个蜡。

……或者他更该担心一下今晚自己的腰?

 

“我的。”

仗着早餐时间走廊上没什么人,行动迅速的枪王径直走到恋人面前,一把搂住恋人的腰宣告主权。

就算恋人后面会不太满意他这种做法但是这种情况下……好吧他想多了。

怀里只松松披了一件外套的恋人眉开眼笑的蹭了蹭他还沾满汗水的脸颊,然后一扭头冲着那个外国帅哥嘚瑟的眯了眼儿笑:“求婚?你有我男朋友帅?”

……这红果果的鄙视,如果那个外国人听得懂中文的话估计会直接羞惭的掩面奔逃?

心情大好的周泽楷帮叶修捏了捏有些僵硬的腰。

 

帕罗蒂觉得自己一定是坠入爱河了。

这一次参加首届世界荣耀联赛的中国队强的有些离谱,他和队友打赌输了被迫去偷听情报的时候——虽然队里只有他一个人懂中文——觉得自己真是倒霉,一群男人的墙角有什么好听的?

然后满身怨气的他转过墙角的时候和某人撞了个满怀。

“抱歉啊,刚才在想事情。”穿着中国国家队队服的男人叼着烟冲被撞趴在地上的他有些歉意的笑了笑,伸手想要拉他起来。

伸到他面前的那一双手,指骨纤长稳定,指尖修建的很干净,在酒店玻璃大灯的映照下泛着莹润健康的粉色。这双手太漂亮了,漂亮的不像是一个男人的手。

帕罗蒂怔怔的沿着这双手往上看,看到那个面容清秀的东方男人有些戏谑的眨眨眼睛低下头来调侃:“怎么,不会撞傻了吧?”

然后,然后他觉得,自己一定是恋爱了。

所以当他了解自己的心上人有男朋友的时候,他暴躁了。

 

事实证明,暴躁的时候,人总是会头脑发昏干出某些让自己后悔终生的事情。

比如这位叫做帕罗蒂的外国帅哥,他就相当不明智的立刻站起了身,指着周泽楷义正辞严的大吼了一声。

“我要和你决斗!”就算这个男人确实比他帅了那么一点点,不过他帕罗蒂是不会放弃的!

“?”

“你是中国国家队的吧?那好,都是打荣耀的男人,就用荣耀来一决胜负吧!”

 

“……”

足足沉默了三秒钟,前几天因为队友都打了鸡血一样战斗力爆表所以没有来得及上场的枪王大大,在听到这句话以后,一向表情缺乏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堪称真心实意的笑容。

“好啊。”

 

叶修决定不去计算可能会被要求支付的精神损失费了。

TBC.

评论(39)
热度(295)
  1. tsuyoshi卫斯脖 转载了此文字

© 卫斯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