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斯脖

微博@普陀挑灯
CP@阿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脖子/波砸/博泰←←后面两个丧病的称呼不要管他。
all叶主周叶/叶all可萌不写
此生棠棣开荼蘼,三遍繁华不如你

【周叶】企鹅与他的饲养员 06

*@墨残,垂死病中惊坐起,摸篇更新治愈你,黄暴部分我们明天偷偷地(.

*no兽人!你们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啊喂^q^

 

大概就是所谓的天道好轮回,因果报应该应的你逃不掉。 

在企鹅周做了那个糟心的梦一周以后,叶饲养员也做了一个很神奇的梦。

一个让他醒来以后脸色铁青不愿意想第二次可是又不得不想第二次的梦。

 

是说那天晚上他洗完澡擦着半干的头发走出浴室,就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那个躺在他床上的那个帅哥是谁啊?!

幸好不是全裸的……不过那一身黑黄白相间的衣服为何有那么强的即视感呢。

当然淡定如叶修是不会把这些话说出来的。

他只是相当平静的把原本系在腰部往下地方的浴巾又向上提了提。

“不好意思,您哪位?”

 

床上的人盯着他不说话。

黑亮黑亮的眼睛温柔而深情,他就那样专注的凝视着叶修,目光里是终于找到某件心仪已久的宝物的惊喜。

“前辈……”

他赤着脚走下床,走到浴室门边,把还来不及反应的叶修拥进怀里。

潮湿温热的气息凑近叶修的耳畔,叶修闻到他身上海水微咸的味道。

“终于,可以抱你了。”

 

一语双关。

 

熟悉的,热切的,无法抗拒的亲吻。

唇舌舔舐上来的时候叶修还没能反应过来,他有些吃惊的睁大了眼睛,一贯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的表情凝固住了。一瞬间他的脑海里刷过各种各样的应对方法比如推开这个人说就算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可是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不能这样……可是该死的,他觉得他们已经认识很长时间了,很长很长的,温馨而相互依赖的时光。他陪着这个人好久了,这个人也陪着他好久了,他们之间无论怎样亲昵的举动都不算过分……

这样的错觉让他没能在第一时间推开压在他身上的青年。于是那个缠绵的吻逐渐加深,然后,天旋地转。

他们交叠着倒在了叶修房间里那个不算宽敞的单人床上。

 

===============拉灯时间[哔——]===============

 

完事以后来路不明的帅哥倒是睡得很快,叶修却是完全睡不着了。

他坐在床上忧伤的抽了一口烟,转头看了一眼睡梦中都拽着他的手的青年眉目沉静满足的睡颜,一不小心动了动腰,然后直接中了僵直的DEBUFF。

……卧槽。

 

抽完烟以后叶修掀开被子看了一眼廉耻度破表的床单和下面,决定还是先去洗洗吧。

轻手轻脚的把青年扯着他不放的手塞进被子里,转脸看了一眼冷气十足的空调,想了想,又把床单往上遮了遮。

熟睡中的青年不自觉的动了动,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薄薄的唇抿了抿,在梦里微微笑了起来。

 

叶修在这个晚上洗完第二次澡以后走出浴室。

正准备去看看躺在他床上的那位睡的怎么样,一方面苦恼着该怎么把这种酷似419的事情给解释过去。

然而他完全不用烦恼这么多的。

因为当他走进卧室,看到躺在他床上熟睡的,是一只圆滚滚的,他十分熟悉的,企鹅。

“……小周??!!!”

 

然后,然后他就被吓醒了。

我的妈呀。

叶修坐在凌乱并且带着某种可疑潮湿痕迹的床单与被子中间,感觉万分惊恐。

 

于是第二天轮回海洋馆例行体检的时候,周泽楷被叶饲养员好好关照了——被反反复复从上到下摸了好几遍。旁边的江波涛发誓小周脸上的温度绝对可以烤熟一盘北极虾了。

“果然……没有丁丁呢。”
听着叶饲养员以一种带着诡异的安心的语气喃喃自语着上面这句话,周泽楷疑惑地歪了歪脑袋。

什么意思?

TBC.

评论(32)
热度(257)

© 卫斯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