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斯脖

微博@普陀挑灯
CP@阿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脖子/波砸/博泰←←后面两个丧病的称呼不要管他。
all叶主周叶/叶all可萌不写
此生棠棣开荼蘼,三遍繁华不如你

【周叶】桃花春暖(聘礼番外)

*收了聘礼终于要成亲了的武林盟主小周x魔教教主老叶啪啪啪

*@墨残 ,为了给你补蓝我也是蛮拼的_(:」∠)_

*背后注意。

 

武林盟主要娶妻了。 

 

这消息一出,登时江湖上就全乱了套,无数侠女捶胸顿足要和新娘子决一死战,无数少侠莫名兴奋争先恐后想要一睹那位能把盟主掰直了的美人儿到底长什么样。无数人从各地蜂拥涌向武林盟的驻地轮回城,来参加武林盟主的婚礼。

然后站在城门口对着贴在城墙上的巨大告示目瞪口呆。

“欲观礼者,五十金方可入门,否则呵呵。”

……虽然早就知道武林盟的江波涛足智多谋可是这等敛财手段……啧啧啧。

 

盟主府里被迫背为某人背了黑锅的江波涛苦逼地打了个大喷嚏。

 

而现下闹得沸沸扬扬的婚礼的两位主角却是逍遥自在的很。

桃花林里的桃花已经落了一半,粉白花瓣铺了满地,周泽楷拉着叶修走进轮回城的后山,指给他看中间最大花朵最繁盛的那一株桃花树。

“还记得么?”

青年眼睛亮晶晶地去看被自己牵着手的男人,那有些期待的模样惹得一身白衣的男人低声笑了起来。

“怎么会不记得……当年看到你的时候还是个小娃娃呢,现在都已经这么大啦。”叶修饶有兴趣地凑近眨着眼凝视着他的周泽楷,低声调侃,“已经大到有胆子来娶我啦。”

面皮涨红的盟主大人盯着凑到面前半开半合勾着笑意的唇瓣,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凑上去吧唧啃了一口,完了以后还心满意足的咂了咂嘴。

于是这下脸红的换了别人。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轮回城还不是武林盟主的驻地。

他在这后山的桃林里练剑,荒火碎霜搅起满天满地飞舞的细碎花瓣,他在练剑间隙偶一仰首,透过漫天桃花的缝隙望见一人坐在桃树枝上冲着他笑。

年少的他觉得那人笑起来的桃花眼比真正的桃花还有好看三分,于是他只当那是桃花树变换成了的花精,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眼睁睁看着那人跳下来走进,颇有些遗憾地拍了拍他的肩,问他怎么不练了。看他不说话,那人拍了拍手,问他要了荒火和碎霜。

武器本应是习武之人不应离身之物,然而当时他看着那人弯起来的眉眼,便像是迷了心窍一般,想也没想就伸手想要把双剑递了过去,那人却没接,只伸了手握住他的,眨眨眼冲他笑。

“我来教教你吧。”

 

“说起来你当时戒心还真差……我说要荒火和碎霜你竟然二话不说就递过来了,现在可不能这样了啊周大盟主。”

他们并肩靠着树干坐着,周泽楷认真听着叶修语带调侃的话,忽然一手撑地翻了个身,把叶修全进了怀里。

“不是戒心差……第一眼,就喜欢。”

 

然后那份喜欢在后面经年累月的沉淀积累,最终流淌成无法替代的爱情。

 

四目相对,他们又一次唇瓣相贴,带着呼吸的热度厮磨纠缠,像是渴水的人终于触碰到甘甜的泉水,柔软的舌尖扫过齿列,反复咂摸吸吮。叶修伸手环过周泽楷的脖颈,引来青年更加急切的吮吻。那吻从唇畔开始向上,吻过人中的凹陷,吻上鼻尖,顺着鼻梁骨向上舔吮到眉间,而后落在微微颤动的眼睑上辗转厮磨。片刻后那个吻又开始向下,亲吻过微微扬起的下巴,在锁骨脖颈间来回的轻微啃咬,落下斑驳的浅淡吻痕。

衣袍不知何时已经散了开来,青年压上来的身躯火热,叶修却只觉得春寒料峭胸前一片湿润凉意。他睁着眼睛有些茫然地垂下头去看埋首在他胸膛上舔吻啃噬的俊朗青年,双手没什么力气地揪了揪青年的柔顺的黑发,嘴里无意识地低喃了一句“冷……”

下一刻他看见青年猛地仰起脸,黑色眼瞳里像是有火焰在燃烧,然后天地旋转,他被青年小心翼翼地平放在铺满桃花的草地上,墨色的长发散开来铺了满地,粉墨两色衬着那衣服被扒了一半的白皙皮肤说不出的暧昧。

“前辈……叶修……”青年含混不清的喊着他的名字又凑上来要吻他,同时将手伸向了下面。异物入侵的不适感让叶修有些难受地动了动腰,却没说什么,反而抬起身体吻了吻青年带着紧张小心的英俊眉眼。

这个带着些鼓励意味的动作像是点燃了什么的导火索,扣在内里的细长手指猛然用力,叶修被迫的扬起下巴逼出一声呻吟,尾音要哭不哭的打了个转儿,落在周泽楷心里痒的挠心挠肺,手下动作却是越发温柔细致起来。叶修一条大腿搁在草地上,一条垂在他臂弯里颤颤悠悠的晃,他低下头去在大腿根部用力吮吸,激起身下人战栗般的轻微哆嗦。

我的,我的,我一个人的。

进去的那一刻叶修和周泽楷都闷哼了一声,止息片刻后就是铺天盖地的情潮,周泽楷掐着叶修软软的腰抽出来又撞进去,一下一下从生涩到熟练。叶修被磨得眼角发红,桃花眼里泛着浅淡天光水光,周泽楷放任自己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也不想自拔。情热之时叶修弓起腰身蜷缩起脚趾,头抵着周泽楷重重喘息。周泽楷紧紧拥着他,温柔的舔吻怀里人红透了的耳廓。

此时此刻,一生足矣。

 

婚礼定在夜间举行,拜过堂后周泽楷牵着腰和腿都有点软的叶修——这位魔教教主勉为其难的穿了鲜艳的嫁衣还特意让苏沐橙帮忙画了个淡妆——登上轮回城的城头时,底下喧哗的人群静了一会儿,忽然爆发出更大的起哄声。

“周盟主不把新娘子让大家看看么!”

“是呀是呀把盖头拿下来让大伙看看呗!”

“啧啧啧瞧那身段一定是一位美人儿啊!”

“就是哎周盟主不要那么小气么!”

都是些浪荡惯了的江湖侠客,也不拘那些繁文缛节,此时此刻借着刚喝过了喜酒酒劲上头就急着要闹洞房——殊不知洞房花烛夜早就被周大盟主提前了,还颇得趣味的来了一次野战。

周泽楷听着下面的起哄声有点为难,于是转脸去征询叶修的意见,叶修倒是高高兴兴地掀了那个对他来说重的要死的盖头,一扬眉冲底下众侠士笑了笑。

“这下可是满意了?”

 

底下众人默,片刻之后又炸开了锅。

“我靠靠靠靠靠这位美人哪里冒出来的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啧听说过了也没你的份,人家周盟主哪里是你能比得上的。”

“妈呀刚才那笑容……心都化了回去之后一定要画下来珍藏呜呜呜。”

“还珍藏?!仔细着周盟主知道以后一招捅你两个窟窿!”

“说起来……刚才美人声音虽然悦耳但是……好像……是男声……?”

呼啦啦北风刮过,城墙上的叶修看着底下石化了的一群人差点笑的跌下去,被周泽楷眼疾手快一把揽住腰拉进怀里抱好。

嗯,不管摸了多少次,都觉得手感真好。

周盟主不动声色的又捏了捏软软的肚皮,被叶修狠狠拍了一下手背。

于是观礼的群众眼睁睁看着那一对怎么看怎么般配的狗男男旁若无人地在城楼上秀恩爱,纷纷表示眼睛好疼。

混在人群中的虚空八卦楼的李迅捂着眼睛呵呵一笑,决定明天就把在婚礼之前瞄到的叶修脖子上的吻痕给编进下一期的江湖八卦杂志头条里。

 

至于第二日朝堂上爆出皇上常年游历在外的长子太子殿下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周姓美人做太子妃,那都是后话了。

END.

======================================================

拉灯番外加起来等于正篇一半……我还能好么。

评论(30)
热度(345)

© 卫斯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