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斯脖

微博@普陀挑灯
CP@阿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脖子/波砸/博泰←←后面两个丧病的称呼不要管他。
all叶主周叶/叶all可萌不写
此生棠棣开荼蘼,三遍繁华不如你

【周叶】容身之所(1)

*医生周*画室老师叶,有隐藏身份属性。

*准备又甜又苏,再弃坑就剁手。

*@墨残 ,快点吃吃吃!今晚脑洞还是古剑!【

 

周泽楷从手术室走出来的时候心情很沉重。 

身后家属们的哭声他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可是每一次听到都让他觉得难受。这次他接的病人是一位突发急性脑血栓的姑娘,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没救了。新来的小护士战战兢兢把检查结果告诉和救护车一起跟过来的那位姑娘的男友,生怕家属急怒攻心就会找医院麻烦。周泽楷当时就站在一边,看着那个同样很年轻的男孩红着眼睛沉默的点头,双手攥得死紧,周泽楷瞟到他手指上一枚银色的戒指,和躺在手术床上已经没了呼吸的女孩儿手上那一款一模一样。

彼时生死相诺,而今天人永隔。

他不想再看下去,转身坐电梯下楼了。

 

回主任办公室的时候他的助理医师江波涛正在等着他,见他进来以后立刻冲他露出有些担忧的询问表情。他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儿,转身脱下白大褂挂到一旁的衣架子上。

“帮我请假……想出去转转。”

然后他理了理已经有些汗湿的衬衫的领子,这样子告诉江波涛。

 

周泽楷所在的医院邻近一个很大的湖泊公园,平时游客不少,住在附近的老人小孩儿也喜欢在去公园里转悠。时间久了,路边棋社茶社餐饮店培训机构也就一家一家的开起来了,自然而然形成了一个商业区,热闹得很。周泽楷心里闷得慌,也不想往喧哗的地方走,出了医院大门就一转身,从医院旁邻近居民区的一条并不宽敞的小巷子里走去。

初春阳光正好,小巷两旁栽种的梧桐树上的叶子还没有长全,仍旧是浅淡的绿色,遮遮掩掩的在水泥路上投下一大片闪烁光影。周泽楷一个人踩着那些影子行走,一步下去光影晃动如同行走在水面上一样,他渐渐觉得有趣,不由低着头加快了脚步,一心一意去踩地上那些或大或小的光斑。

直到他听见前面的院落里传来孩子们细碎的笑声,在春日的午后懒洋洋的漂浮在空气里,时不时像羽毛一样轻轻戳一戳心脏里最柔软的角落。

他抬起头去,看见院落大门上兴欣书画院的招牌。

 

院子的门是仿旧的,或者说,就算是仿旧的,那两扇门扉也一定有些年头了,朱红的油漆剥落了一些,衔着门环的两只辟邪被经年累月的摩挲出光滑的一片。

走进了就能将孩子们的笑声听得更清楚——院门根本就没关上,只在主屋的门口松松垂了淡红色的薄薄帘子。

如果在平常,按理说周泽楷是不会进去的。他一直不是很擅长和别人打交道,贸贸然闯进陌生的地方更不会是他的作风,即使那个地方的大门毫无防备的冲他敞开着。

然而今天,似乎是那些有别于他不久前才刚刚听到的撕心裂肺的悲伤哭嚎的欢快笑声吸引了他,让他情不自禁的就跨进了摆满各种盆栽的院子,而后掀起帘子,走进了那家名叫兴欣的画室。

 

这是一间典型的三进二出的屋子,一进门周泽楷就看到了像是会客厅的地方,长长的木头桌子横惯了整个前厅,上面摆着水生盆栽,齐整的茶具还有正在袅袅升腾的熏香,有一个扎着马尾辫的漂亮姑娘正抱着一大摞文件坐在桌子旁边对着电脑敲敲打打。周泽楷往前又迈了一步,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的开关,然后他就听到一声机械的“欢迎光临”之后,原本专注的盯着电脑屏幕的那个姑娘刷地一下抬起头来,冲他露出欢快的笑容。

“哎呀这位先生您好啊,我是这里的负责人陈果,您来我们书画院是想应聘还是想来看看然后替自己家孩子报个名?”

没学过画画也还没结过婚暂时没有机会考虑小孩儿教育问题的周泽楷对着那灿烂的笑容觉得自己三个字的“都不是”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只好含混其词地换了另外三个字:

“……来看看。”

“好的好的没有问题!您想让您的孩子学些什么呢?我们这里有毛笔字有硬笔书法有粘土有手工有儿童画还有素描喔!对了先问一句您孩子多大了?”

……不,他其实真的还没有孩子。

周泽楷对着越讲越热情的陈果有些招架不住,他现在已经后悔进了这个院子了,可是出于也不好意思直接退出去。于是他只好一边抬脚往里走一边听着陈果自顾自地接着往下说。

“如果您的孩子才五岁我建议您让他先学一下素描哦,硬笔书法对于年纪小的孩子们还是有点难了。素描又可以静心又可以在以后算作一项专长,是非常好的选择呢!对了对了我们的素描老师毕业于很专业的美术院校哦,也很讨现在在这里的小朋友们喜欢呢,他叫——”

周泽楷转过墙角,看到面前大大的摆满了画架子的房间。四周墙上挂满了天真稚气的五彩儿童画,还有几幅逼真的孩子的素描画像,短手短脚的小孩子们正分散着坐在画架子面前画画儿,偶尔转过头去和前后左右的小伙伴们说笑打闹,清脆的笑声盈盈地漂浮在房间里。房间朝南的那一面打了两扇玻璃窗户,朝外推开着,春日午后微醺的暖风带着浅淡的日光吹进来,似乎还有早桂的甜香。穿着薄薄的灰色针织衫的男人站在屋子中央,正弯下腰垂着头握着一个小孩儿的手教他画画,还微笑着低声讲解着些什么。阳光覆在他修长有力的手指上,在漂浮着细碎灰尘的空气里如同最美丽的戒指。

身后陈果清脆充满活力的声音还在继续,周泽楷盯着男人带着点懒散笑意的侧脸出神,却仍旧没有漏过身后说出来的那个名字。

“他叫——叶修。”

翠叶修条千万点,轻染微红春雪。

 

似乎是听到了响动,男人停下手中的画笔,直起身朝周泽楷望过来。

于是那些树叶之间的光影全部落在了黑色的瞳孔里,粼粼的一片。

——就好像初春时节落在黝黑枝桠上的细碎春雪。

 

“你好,我就是刚才老板娘说的叶修。”

TBC.

评论(23)
热度(184)

© 卫斯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