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斯脖

微博@普陀挑灯
CP@阿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脖子/波砸/博泰←←后面两个丧病的称呼不要管他。
all叶主周叶/叶all可萌不写
此生棠棣开荼蘼,三遍繁华不如你

【周叶】容身之所(2)

*医生周*画室老师叶,有隐藏身份属性。

*准备又甜又苏,再弃坑就剁手。

*……其实走的是正经恋爱攻略向

 

周泽楷第二次走进那家小巷子里的书画店已经是两天以后的事情了。 

 

上一次名叫叶修的男人刚伸出手来和他友好地握了握,他塞在衬衫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发现是江波涛打来的。他无奈的给了一直微笑着的叶修一个抱歉的眼神,匆匆接起了电话。

“喂?”

“喂?小周?你现在在哪儿?”透过电流传过来的江波涛的声音显得有些焦急,“刚刚又送来了一个急救病人,情况很严重,是从别的医院转过来的。冯院长已经亲自上台操作了,需要你回来帮忙。”

“……好。”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严重到转院……那目的就不是为了康复,而是为了拖长活着的时间。就像现在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位,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说什么口音的方言,男的还是女的,年纪多大……这些,他统统都不知道。然而这样一个他一点都不了解的人对他托付了生命,好多个他一点都不了解的人托付了生命。他们当中有一些人侥幸活了下来,有一些人死去成为心脏上抹不去的阴影。都说医生是天使,其实他们才是一只脚踩在地狱里的人。

然而,无可选择。

 

“抱歉……”他皱着眉头向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的男人,“……有点事,下次吧。”

“好,下次你来哥请你喝茶哟~”

干脆利落的没有询问也没有挽留,却悄悄地,给了他一个“下一次”。

是一个……很体贴的人呢。

 

周泽楷赶回医院换好衣服走上手术台的时候默默地看了一眼病人压在氧气面罩下的面容,苍白的平平淡淡的眉眼,从头罩下露出几缕没有塞好的发丝。全身麻醉之后他静静地躺在聚光灯下,身边同样带着巨大口罩和防护服的医生护士举着仪器围绕着他忙忙碌碌。他犹自酣睡,却是拿性命做代价。

把他那一颗残破的心脏,放在了对他而言万分陌生的医生和护士们面前。

——他们,他,全部都责任重大。

 

手术可以算是相当的成功——修养的好的话病人再活十年没什么问题。等候在手术室外面的家属蜂拥上来对着医生里看上去年纪最大最德高望重的冯院长一叠声的感谢。冯院长笑笑,倒是抓着周泽楷的手把他也拉到了家属前面。

“要谢就谢这个年轻人好咯,小周啊可是我们外科里最年轻的主任,我们这些老了不顶用了,全靠他撑着啊……”

冯院长后面的话周泽楷一句没有听进去,因为家属们已经满脸激动地转向他抓着他的手开始表达谢意。他盯着被家属握住使劲摇晃的那只手,五分钟以前还带着橡皮手套沾满了鲜血,现在脱下手套,稳定修长的十指看上去干净的不可思议。

他却仍然能够闻到鲜血隔着口罩沾染上鼻尖的铁锈味道。

……难受。

 

等忙着把那位病人的转院手续床位安排还有术后观察全都解决妥当,已经是两天以后了。周泽楷站在他窗明几净的主任办公室里向下望,不期然看见了一条隐在繁华商业街区旁边的,绿荫覆盖的细窄小巷。

于是那个午后的记忆突然苏醒,阳光的味道,跃动的光影,朱红斑驳的院门,孩子们无忧无虑的笑声——

还有那个懒淡温和的微笑,以及最后一句算不上邀请的邀请。

他摸了摸下巴,准备结束工作以后稍微提前一点下班。

心脏外科最年轻的主任嘛……在完成工作的时候,还是被赋予了一些悠闲的特权的。

 

于是现在周泽楷在下午四点的时候又踏进了这家名叫兴欣的书画院。

这个点还在的孩子只剩两个了,大部分都已经结束了一天的练习被父母接回家了。周泽楷掀开门帘进来的时候没看到被叶修喊做老板娘的陈果,顿了顿就直接往后面画室走。叶修还套着那件灰色针织衫,悠闲地靠在竹椅上看着两个孩子在画纸上认认真真地涂抹,听到声响一回头就看到周泽楷站在门口有些拘谨地望着他。

“……喝茶。”

面容俊秀的年轻人涨红着脸望着他,眼睛亮晶晶的,有点期待又有点犹豫地提醒着他,像极了他家那只不给吃的就撒泼打滚的肥猫讨食时候的样子。

于是他没绷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在青年越发困窘的表情里懒洋洋地眯起了眼,心情甚好地抬起胳膊挥了挥。

“好啊好啊,来喝茶。”

 

把最后剩下的两个小孩儿也送走,叶修和周泽楷就开始坐下来喝茶。茶是上好的金骏眉,叶修泡茶时沸水一兑进茶壶里周泽楷就闻到了花果的甜香与茶叶的清苦味道。瓷白的茶碗里金色的茶汤飘着袅娜的白色雾气,周泽楷端着茶碗饮下清和醇香的红茶,想起泡茶时叶修脸上专注的神色——在那一张仿佛总是带着笑意的苍白面容上很有些少见的表情,让周泽楷有些迷惑。

“好喝吗?”

叶修捻起小香炉的盖子拨了拨香灰,于是檀香的味道渐渐溢出来在整个画室内回旋飘荡,悠悠的,让人不自觉心平气和的味道。

“好喝。”

“噗……咳,喜欢就好。”

叶修笑着回了一句,低下头去开始喝茶。周泽楷抿了抿唇,也低下头去喝茶。

于是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而周泽楷错觉在空气里听到了微小的茶叶舒展开的柔软声音。

 

说点什么吧……一直这样下去是不礼貌的。

茶碗里滚烫的茶汤已经冷却了下去,变成了盈盈的翠色,周泽楷攥着茶杯苦思冥想该怎么开口打破沉默——这委实太为难他了。犹豫再三,他鼓起勇气抬起头开口:“叶老师……?”

 

睡着了。

男人闭着眼睛睡的正香,茶碗搁在一边,里面的茶只喝了一口。他蜷缩着把头枕在胳膊上,呼吸之间的鼻息轻柔而有规律。黄昏的日光透过窗棂在他脸上打下斑驳的剪影,完全是毫无防备的模样。

周泽楷呆呆的看了一会儿这个说是要陪他喝茶结果自顾自睡着了的男人,突然扯了扯嘴角,笑了。

他放下茶碗,抬起自己的手,凑近闻了闻。

檀香,茶香,还有慵懒的夕阳的味道。

……挺好的。

TBC.

评论(6)
热度(132)

© 卫斯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