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斯脖

微博@普陀挑灯
CP@阿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脖子/波砸/博泰←←后面两个丧病的称呼不要管他。
all叶主周叶/叶all可萌不写
此生棠棣开荼蘼,三遍繁华不如你

【周叶】举头三尺有神明(1)

*神明小周*被迫定下契约不得不把他养大的老叶,梗来自@水滴_吃吃吃周叶周叶周叶,不造为啥我艾特不了你……

*是时候展现我的厨力了【滚

*有可能有中下,虽然我觉得应该只有下了……

 

PART 1.

山里的老人们常说,举头三尺有神明。 

 

PART 2.

叶修那天躲进树林里的时候满身狼藉。

无休无止地追杀带给他的是身上无数新添的伤痕,凝结的血痂过不了几个时辰又会重新迸裂开流淌出新的血液。衣服乱七八糟的被血液黏在身上,揭开来的时候如同骨肉分离的疼痛。

拼着最后一点力气他闯进了这片无人踏足的轮回之森。这片森林常年雾气缭绕,当地的人都说,掌控着这片大陆的神就在这片森林中沉睡,窥伺森林里的财富而敢贸然闯进去叨扰他美梦的愚民都将被赐予永恒的安眠。叶修游历大陆时也听说过这个传闻,更亲眼看到被丢弃在森林外围的尸体——面容平静完好但永远不会醒来。然而现下他别无选择,以他的脾气,就算机会渺茫但只要能活下去,他都愿意尝试。

他把身上的衣服连血带着皮肤一起撕下来,龇牙咧嘴地把自己扔进小溪里。倒不是他怕脏,只是担心满身血腥气招来什么凶残的动物,他现在可没有那个力气再和这片森林里凶名赫赫的野兽们搏斗了。简单的清理之后他从贴身的油纸包里拎出一套简单的布衣穿上,拖着已经没什么知觉的腿挪到岸上,寻了一棵大树靠上去休息。

天色渐暗,冷风穿过树木的间隙呼啸而过。满身伤痛和饥寒交迫折磨着叶修的神智,眼皮子渐渐粘连在了一起。然而他撑着最后的神智没敢入睡,只因为黑暗中渐渐逼近的盈盈绿光。

野兽的瞳孔在黑夜里收缩成残忍而嗜血的杀意。

 

PART 3

周泽楷从深眠中醒来。

年轻的野兽伸展开修长的四肢,懒洋洋地舔了舔前爪。然后他踱步走出居住的山洞,打算去河边喝点水解渴。

然后他在溪水里,尝到了属于人类血液的淡淡腥气。

是贪婪的入侵者。

毛发如雪的狼王舔了舔锋锐的牙齿,引颈长啸。简短有力的啸声在森林上空回荡,所有听到这个声音的野兽都停下来静静趴伏在地,以示对这个声音的主人的臣服。

找出来,杀了他!

于是整个森林里的野兽一起仰首咆哮,声震云霄。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PART 4

靠在大树上的男人满身伤痕虚弱不堪,然而当他的手紧紧握住身边那把形状古怪的伞的伞柄的时候,围住他的野兽却全部停下了蓄势待发的进攻的姿态,一只只拱起脊背发出威吓的低沉嘶吼声——

来自那个苍白又虚弱的男人身上的,奇怪又令人畏惧的强大力量。

野兽畏惧强者的本能和来自王者的命令压迫着它们,围住叶修的野兽们焦躁的在原地来回挤搡,龇着獠牙目露凶光,却始终没有哪一只野兽胆敢向前踏进一步。

 

PART 5

周泽楷慢慢地走进包围圈。

他经过的地方,推搡的野兽们如同潮水一般分开。这些在整片荣耀大陆上每一只都算得上都凶名赫赫的野兽,现在恭敬地蜷缩起四肢匍匐在地,以跪拜的姿态,迎接这片森林的王者。

于是周泽楷一抬眼,就看到了被围在中间的“入侵者”。

 

羸弱又顽强的人类。

周泽楷在心里下了这样一个评语。

他歪着头仔细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唔,毒伤,皮肉伤,内伤……丢在这里不管的话,大概一两天就会死去吧?

 

PART 6

撑不下去了。

在看到兽群中走出来的雪白的狼王的时候,叶修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刚才强提着一点精神与兽群周旋,他尚有八成把握吓退他们。然而当这匹美丽不似凡间生灵的年轻白狼站在他面前,用那一双通灵的漆黑眼珠盯着他的时候,他苦笑着松开了攥紧千机伞柄的手。

强大的力量,至慧的灵魂。

若是没有这一场追杀……想必,会有一场痛痛快快地争斗吧?

意识渐渐模糊下去,恍惚之间他似乎回到了那个春光明媚的下午。梧桐树新长出绿叶,花朵悄悄打开花瓣,狭长小巷里的哪一户人家燃起炊烟,他和苏沐秋牵着年幼的苏沐橙转过街角,邻居家养的大白扒拉着门缝冲他们撒欢似的猛摇尾巴,还对着他的手心拼命舔来舔去。苏沐橙躲在哥哥背后捂着嘴巴,苏沐秋毫不客气地哈哈大笑,少年清越的笑声在暮色的黄昏里像是某首遗忘已久的童谣。他撇撇嘴弯下腰,伸出手安抚地摸了摸大白湿润的鼻子……

 

“乖。”

这一声呢喃被压抑在了唇齿之间,像是什么唤醒埋藏在久远岁月里美好记忆的魔咒。

他阖上了眼睛,举到一半的手静静垂落。

 

PART 7

周泽楷看到那个男人最后的表情。

欣慰的,满足的,怀念的。

——那样温柔的神色。

风吹散了最后一声低沉的絮语,他动了动耳朵想捕捉残存在空气里的音符。搜集回来的信息拼不成完整的单词,于是他鬼使神差一般地踏前一步,凑到男人身边,舔了舔他垂落在地伤口迸裂的手掌。

是血啊。

 

然后下一刻周泽楷身上猛地爆发出强烈的白光,被光芒灼伤了眼睛的野兽们哀嚎着四处逃窜。那白色的光芒越来越亮,最后爆散成银色的星光笼罩住整个森林。这一刻森林里全部的动植物朝向那光芒扩散开的地方欣喜若狂的欢呼舞蹈,因为它们感受到了来自远古的属于生命的力量。

而片刻之后光芒止息,黑色眼睛月白衣衫的孩子自光晕中缓步踏出,皱着眉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嫩白圆润的的小爪子。

“封印……破了?”

 

然后他扭过头去看向一边昏迷不醒的男人,脸上的神色复杂难辨。

是这个男人血液的力量啊……强大的,执着的,几乎战无不胜的荣耀与执念深刻在这个男人的血脉里,呼吸之间都带着灼热的战意。那样蓬勃的希望让周泽楷感到惊讶。

或许这样,也不错。

 

漂亮如同天使的孩子稍稍勾起嘴角微笑起来。他走过去在男人身边单膝跪下,静静地把一个轻柔的吻落在男人的眉心。

“如此,契约成立。”

TBC.

==============================================

很多病听起来好可怕其实……挺容易康复的。

比如我心肌炎静养一个月就活蹦乱跳的跑去蹦极了,再比如我胸腔黏膜受损挂了五瓶消炎药水就好了……说真的我都做好要动刀子的准备了结果竟然╰(;̀ㅁ;́)╯

评论(43)
热度(193)

© 卫斯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