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斯脖

微博@普陀挑灯
CP@阿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脖子/波砸/博泰←←后面两个丧病的称呼不要管他。
all叶主周叶/叶all可萌不写
此生棠棣开荼蘼,三遍繁华不如你

【周叶ABO】星火燎原(1)

*本文宗旨:打一打架耍一耍流氓刷一刷帅气质_(:з

*周A叶O,强O出没请注意!

*……回归了原本的画风感觉自己萌萌哒

 

夜里寒气很重,路边的灯光惨白的照射着平坦空寂的大路。猎者学院西南角的研究大楼里灯火通明,穿着白袍的研究人员抱着层叠的资料急匆匆的穿梭,仪器滴滴答答的声音响成一片,器皿里的物体吐出黄色的泡沫,啪的一声在空气里碎裂开来。 

最中心的的控制平台上有两个人在激烈的争吵着。其中研究员模样的中年人很大声的冲另外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喊话,措辞尖锐而愤怒。

“这没什么不可能的,omega们也可以成为猎者!事实证明他们能做得更好,尤其是灵魂容器这一方面的容量几乎是alpha们的十倍,你难道是傻X吗为什么就是不相信研究数据?”

“请你清醒一点院长先生!”年轻人用更大了一倍的音量喊回去,“就算他们灵魂容器容量更大那又怎么样?!你难道想让那些柔弱的,易碎的,一到发情期就软成一滩水的omega们上战场?上演野兽和野兽的对决吗?”

“你!请注意你这是蔑视omega的言论!”院长气的眼睛都红了,“别忘了联邦政府刚刚颁布的omega人权法!就凭你刚才把omega称作野兽你就应该被扔进监狱里好好面壁!”

“人权法?”年轻人冷笑,厌恶与鄙弃在那张扭曲的年轻面孔显露无疑,“那种东西真的有用吗?Omega除了乖乖待在家里作为提供优质alpha的生育工具以外还有什么其他用途?不要忘了院长先生,同情与自由只有真正的人才能享有,而怜悯与恩赐就是给予野兽们最好的保护!”

“你!你!”院长被这一番狂妄的发言气得直发抖,哆哆嗦嗦地指着年轻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周围来去匆匆的研究人员都停下来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的院长和那个年轻的政客对峙,没有一个人敢发出一点声音。他们静静地保持着沉默,在平光眼镜片后面窥视着等待着这一场关于人权的争吵的结果。

 

“容我提醒你,尊贵的先生,omega除了生育,其实还是有一点别的作用的。”

柔软又微微带着一点沙哑的声音突兀地响起,轻松地插进僵持的僵持的局面。年轻的政客不可置信的扭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地,因为狂怒而涨的通红的脸上杀气狰狞,试图找到那个胆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嘲讽的反驳他的忤逆之徒。

“聪明的omega们比alpha更懂得伪装自己,因为灵魂容器的缘故,他们更容易找到强大的异兽。吞服了抑制剂的omega们在战场上往往能爆发出比alpha更加惊人的战斗力。当然,如今全部由高等级alpha组成的联邦政府有没有将这个数据如实相报,就不是我们能知道得了的了……”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人,他穿着全体研究人员都穿着的白大褂,眼睛一眨不眨的对着电脑屏幕,一边说着话一边双手飞快的操作着电脑。那是一张苍白的平凡无奇的面容,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脸部轮廓柔和圆润……是omega常有的,和alpha们棱角分明的面容区分度明显的轮廓。

“你——你是一个omega!”年轻的政客反应了过来,目呲欲裂的怒瞪着这个反驳他的人,“你怎么混进来的!这所研究所严禁任何omega进入!保安呢!保安快把这个人逮捕!”他伸手按响了身边圆桌上的警铃,全副武装的机器人警察持着警棍鱼贯而入,团团包围住来历不明的omega。

似乎是手上的工作终于结束了,伪装成研究人员模样的omega从主脑上拔下存储盘,轻松地仿佛压根没注意到周围那一百多个机器人警察。他脱掉白大褂,露出里面灰色的外套,然后把存储盘绕在手指上转了两转,抬起头笑嘻嘻地去看神色阴冷地盯着他的年轻政客。

“噢,对了,还有一点我刚才忘记说了。”

“还有一些omega,天生拥有压制alpha的能力。”他用漫不经心的友好口气说着,仿佛只是在谈论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情,“当然,就算我现在说了你以后大概也不会记得了。那么,祝晚安亲爱的先生,再见。”

他话音落下的那一刻,研究楼里所有的alpha和beta都闻到了甜腻到危险的信息素的味道,来不及辨认这种信息素的明确味道,他们就被从喉咙和心脏上剧烈的麻痒夺去了全部的心神,倒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直到失去意识,那位刚才口出狂言的年轻政客比较惨烈一点——他撕心裂肺地嚎叫着,伸出手胡乱在自己的胸口抓挠出一道道血痕,转而又去掐自己的脖子,两眼翻白口吐白沫,抽搐了两下就再也不能动弹了。而那些本来应该不会受到信息素影响的机器人警察此刻也全部都哔哔叭叭的传出电路烧坏的声音,一个个冒着烟动也没能动就报废在了原地。

所有的一切不过发生在片刻之间,几分钟后研究楼里归于一片寂静。灰色风衣的omega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漫不经心地绕过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研究人员,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走了出去。

 

今天是周五,又恰逢月末,晚上的时候周泽楷上完课,出了学院就准备回家。寄宿制的学校平时对学生们管理要求很严格,一个月只有一次回家的机会,前几个月周泽楷忙着帮教授批改论文监督实战演习没能回家,这个月家里二老早早叮嘱了他回来一趟,他前几天就加班加点赶完了论文,做好了回家的准备。

然后在路过家门口的小巷子的时候,他闻到了属于omega的甜美的信息素的味道,还有几个alpha们不怀好意地低笑声。借着小巷口昏黄的路灯灯光,他隐约看到几个晃动的背影把另一个纤细的人影挤在角落里面动手动脚。被围住的那个omega往后躲了躲,却因为没有退路了直接被那四五个alpha小青年摁在了墙上。

周泽楷皱了皱眉头。他虽然是个alpha,并且可以说是一个完美无缺的高级alpha,但因为家庭因素的缘故,他对omega一直没有什么偏见。他的父母很恩爱,母亲是个温柔美丽的omega,把家里所有的一切操持的井井有条,身为alpha的父亲在外面威风凛凛,回家却对着老婆低眉顺眼百般宠爱讨好。所以自周泽楷性别觉醒开始,他的父亲就一直教育着他,omega和alpha并无区别,一定不准有任何偏见。

眼前明显是强迫的事情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也很愤怒。他攥紧了拳头,准备给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alpha们一点教训——身为学院近身格斗排行第一的见习猎者,周泽楷放倒几个小混混可以说是分分钟的事情。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个omega已经被迫的后背紧紧贴在了围墙上,半倚靠在墙上的水管上,微微发抖的肩膀在模糊的灯光下有着惊人的诱惑力,那几个小混混已经淫笑着摸上了他的胳膊。周泽楷抿了抿嘴唇,刚抬脚打算走过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极其崩溃的画面。

教科书上所描写的,“身娇体柔易推倒”的,“无害”的,上一秒还在瑟瑟发抖的omega,在一阵巨大的喀拉拉的声音中猛地折断了死死抓着的墙上的水管,轻松地像掰下一块松饼一样。然后他把那截钢铁制成的水管握在手里甩了甩,面带微笑地在周泽楷惊恐的目光中恶狠狠地一挥而下,把那几个同样吓呆在了原地的小混混们一个个敲得头破血流瘫倒在地上人事不知,然后弯下腰极其轻松的拎起两个又把另外两个夹在腋下,拖到小巷角落的垃圾堆旁边叠罗汉似得堆好,毁尸灭迹的十分熟练。

 

……周泽楷听见了自己的世界观哗啦啦碎掉的声音。

如果不是真真切切地闻到了空气中独属于omega的信息素的味道,周泽楷都要怀疑眼前这个人是不是一个披着omega皮的高级alpha了。

……Omega已经进化到可以秒杀alpha的地步了吗?!

 

处理完“尸体”的omega拍了拍手,一转身,眼角余光轻轻一勾,就和周泽楷惊愕得眼神对上了。

离得太远,周泽楷没能看清那个omega的面容,只有模糊的昏黄灯光勾勒出属于omega的柔软的轮廓,还有唇齿间香烟闪烁的点点微弱火光。然而那个淡淡瞟过来的一眼,也足以让周泽楷心神剧震——

漆黑的,似笑非笑的眼睛,像是传说中开满了荼蘼花的大海深处的峡谷,又像是天河里破碎的星辰,熠熠光辉全部掩藏在惫懒的假相之下,美丽而危险。

 

有着这样一双眼睛的omega远远冲周泽楷客套地笑了笑,转身身手利索地翻过墙消失不见了。剩周泽楷一个人站在原地愣了许久,直到手腕上的通讯器震动起来才清醒过来。他点开来电显示一看,发现是等不到宝贝儿子回家的二老有些着急,所以打了个电话问他在哪儿。他一边言简意赅地回了一句到巷子口了一边朝自己的小院落走去,走到一半却又忍不住回头去看已经空无一人的小巷——

那个omega,到底是谁呢?

TBC.

===============================================================

……这个设定好大所以相应每章更新字数增加_(´ཀ`」 ∠).上次所有求我艾特的小伙伴们抱歉我家电脑跪了一个人都艾特不了……OTZZZZZZ

P.S.急求一个有十区账号的小伙伴帮我在十区代发!我的号因为拖稿不写挖坑不填已经根本不敢上了

务必是个小透明!【等等】其实只要没有发表过过激言论就可以啦QAQ如果有愿意帮忙的求私信我,我会给愿意帮忙的小天使寄好吃的过去的不信你问阿息!(x

以上,感谢OTZ

评论(42)
热度(351)
  1. 颜白🐳卫斯脖 转载了此文字

© 卫斯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