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斯脖

微博@普陀挑灯
CP@阿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脖子/波砸/博泰←←后面两个丧病的称呼不要管他。
all叶主周叶/叶all可萌不写
此生棠棣开荼蘼,三遍繁华不如你

【周叶】容身之所(5)

*医生周*画室老师叶,有隐藏身份属性。

*好好的谈一次恋爱吧【。

*根据某些小伙伴的建议加了容身之所的tag,欢迎订阅~

 

周泽楷周主任这两天走路的时候都是两脚生风面带笑容,格外的亲切和蔼,越发的……沉默寡言。不论哪位病人家属向他咨询他都会在一如既往简明扼要的解说之后附赠一个闪亮亮的笑容,于是上至五十多岁的大爷大妈下至二十几岁的姑娘小伙儿,全部在这个笑容里败退——再不撤就把持不住了。江波涛只觉得自己年轻英俊的上司背后的自带背景都已经变成了漫天飞舞的桃花,穿在身上的白大褂好像也变成了甜蜜蜜的粉红色。

终于要修成正果了吗?江波涛摸了摸下巴,觉得略欣慰。

 

周泽楷觉得这两天自己的心脏像是被充满了气的气球一样,飘飘荡荡的怎么也不肯沉下去。

高兴到不可置信。

那天叶修回应似得握住他的手,他们俩之间原来那段他小心翼翼维护的距离就被轻而易举地打破了。叶修常年握笔,指尖有着淡淡的薄茧,摩挲在他皮肤上的时候带起温热的颤栗。那是一个默许,也是一种鼓励。周泽楷想他喜欢着的这个男人真是既精明又狡猾,明明一句正面的回答都没有,却又对他们这样不正常的关系视而不见,反而越来越放纵周泽楷在画室越留越晚。叶修不怎么回家,平常晚上也就住在画室。两个人在外面的小馆子吃完晚饭就晃晃悠悠地肩并肩走回画室,叶修接着画他的画,周泽楷拿出他厚厚的临床研究手册阅读修改,看得累了就去欣赏叶修画画,坐得端正的削瘦背影和执笔的修长手指,铅笔落在纸上沙沙作响,于是明暗错落形状渐现,像是一场神奇的魔法。有一次周泽楷主刀做完了一次手术,在画室陪着叶修的时候累得不行,看着看着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他躺在画室内里唯一一张可供休息的单人床上,身上盖着毛巾被,还搭了一件带着淡淡烟味的毛衣。叶修蜷缩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睡觉,闭着眼睛安睡的脸上也没有了惯常的漫不经心的嘲讽笑容,平静柔软的不可思议。那一刻周泽楷几乎产生了危险的错觉,错觉他和叶修已经在一起很久很久了,而以后他也还会有很多次看到这张毫无防备的睡颜的机会。

叶修和周泽楷相处的时候两个人话都很少。周泽楷看过叶修教导那些小崽子们的时候的样子,算不上口若悬河却也是能说会道。他还听过叶修和一个人打电话,电话那端的人叽里呱啦几乎就没消停过,叶修也能见缝插针地回话顺便拉满嘲讽值。然而周泽楷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的交流几乎是空白,周泽楷曾经为此感到疑惑,后来想一想也就释然了——叶修不说话他也不用费尽心思强迫自己回答除了嗯啊哦之外的句子。然而即使一言不发,周泽楷却觉得和叶修相处比拿起他心爱的手术刀还要开心还要吸引人。很早以前就藏在心脏里的小小种子扎根在欢愉的血肉深处破壳发芽,生长出无数名为爱情的枝桠。

有人说过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他却觉得,情因为知所起,所以更加坚定不移。

 

说起来,还是有一件事情让周泽楷觉得稍微有点心塞的。不过叶修没主动表示,脸皮薄的周医生也就更加说不出口了。

下班的时候周泽楷几乎是雀跃地走进了兴欣画室。快到下课时间了,叶修照旧被一群小孩子们围在中间给孩子们的画挨个儿做点评,画得好的有糖吃,画得不好的被叶修开玩笑似得拍了拍脑袋就缩到角落里嘤嘤嘤了。画得最好的是一个一直抿着嘴唇没怎么说话的男孩子,叶修摸着小孩子软软嫩嫩的脸颊狠狠夸奖了一番,然后摸出三根棒棒糖递给那个男孩子。男孩儿摇了摇头没有要,然后踮起脚尖在半蹲着的叶修耳边嘀咕了一句什么。

周泽楷看出叶修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冲男孩儿笑着点了点头。于是那个一直没啥表情的男孩子终于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凑过去吧唧在叶修脸上亲了一口。

五,雷,轰,顶。

周泽楷觉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他呆站在门口,连叶修什么时候把小孩子们全都送到家长手上又转了回来都不知道。最后还是叶修疑惑地拍了拍他问他为什么杵在这儿他才回过神来,一个激动,肾上腺激素飙升,刷的一下握住了转身要朝里走的叶修的肩膀,强制性的把人转了半圈面对自己,然后闭着眼睛就凑过去胡乱亲了一口。亲过之后他睁开眼睛也没敢动,飙升的肾上腺激素退了回去,想起刚才的行为这次飙升的换了脸上的热度。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的周泽楷慌乱的移开眼睛,嗫喏着吐出了“也……亲亲……”三个字以后就再也说不下去。

实在是,太丢人了。

周泽楷在内心哀嚎。

他忐忑不安的等待着给予他的审判。

TBC.

===================================

……等我周更还爱我可好_(: 」∠)_

啊……体检的时候发现自己长了2cm太开心了(

评论(14)
热度(152)

© 卫斯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