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斯脖

微博@普陀挑灯
CP@阿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脖子/波砸/博泰←←后面两个丧病的称呼不要管他。
all叶主周叶/叶all可萌不写
此生棠棣开荼蘼,三遍繁华不如你

【周叶】眼中天堂

*和男票打赌输了于是半夜更新

*魔王周*堕天使叶,看完不要和我谈人生系列

 

曾经有一个恶魔,爱上过堕落的天使。 

年轻美丽的魔族母亲温柔地抚摸着孩子的头发,缓缓说着睡前故事。性急的孩子眨了眨了眼睛,撒娇的拽住母亲的衣角。

那后来呢后来呢,他们一定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对不对?就像爸爸和妈妈一样?

别着急啊。母亲笑了笑,把孩子伸在外面的小手放进被子里塞好。闭上眼睛听我慢慢说啊,一开始的时候呢……

 

一开始的时候,堕落的天使是在地狱最肮脏混乱的永罚之地找到那只小小的恶魔的。瘦小的魔族满脸脏污,唯有那一双银色的眼睛光辉熠熠,如同不眠不殆的晨星。彼时堕天使刚杀掉几个不知好歹想要把他做成玩物的魔族,溅到身上的血液染红了衣袍。转过墙角的时候他就看到了那个孩子,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强自镇定地凝视着眼前满手鲜血的堕天使,不尖叫不逃跑,反而伸手紧握住地上尖锐的枯枝做出防卫的姿态。

自觉看到了好苗子的堕天使心里挠肝挠肺的痒,权衡利弊再三,一咬牙,他扯着小魔族的领子就把人拎回了自己家。

堕天使没养过小孩子,一开始颇有些手忙脚乱的不知所措。他纵横天魔两界无敌打架一把好手,以前也带过徒弟却从没照顾过这么小的魔族。幸好的是小恶魔自己手脚利落又能干,没用堕天使操太多的心,自己乖乖在堕天使烧热的缸里搓洗干净,又和堕天使要了他的储物戒指,在堕天使饶有兴趣地凝视下摸出几块还算新鲜的不知名的魔兽的肉,丢进锅里吃力地够着灶台却怎么也点不着火。抱着胳膊一直站在他后面的堕天使大人笑眯眯地打了个响指,灶台里瞬间就被熊熊燃起的火焰烧得通红。

那一天晚上堕天使和小恶魔都吃上了久违的热饭热菜。

于是就这么住下了。堕天使还给小恶魔起了个东方的名字叫做周泽楷,小恶魔一向少言寡语,这次却破天荒地问了个为什么。

哪有什么为什么啊。堕天使笑眯眯地抽了一口烟枪,顺手摸了摸小恶魔毛茸茸的脑袋。因为我叫叶修,所以你就得叫周泽楷啊。

什么逻辑。小恶魔无语地转身,开始琢磨今天堕天使新教给他的招式。

 

时间过得很快,堕天使一开始捡回小恶魔的理由开始逐渐变为现实——他坚信这个孩子终将成为地狱的最强者。一千八百岁的小恶魔已经成长为沉默英俊的青年,想嫁给他的魔族姑娘天天想着闯进堕天使的小院子,奈何堕天使挥挥手丢下了禁制,愣是没一个人能破开那禁制闯进来。恶魔看着堕天使满脸不耐烦加固禁制的样子就觉得有点想笑,于是凑过去给了堕天使一个吻。屋外围观的众位无辜的魔族姑娘一起瞠目结舌,玻璃心哗啦啦碎了满地。好在魔族姑娘向来开放豪爽得很,爱得起放得下,第二天就一起走了个干净,后面碰上恶魔和堕天使手挽着手上街坑人或者暴揍敢坑他们的人的时候还会冲他们会心一笑,送一个祝福的眼神。

要是一直能这样子该多好。恶魔搂紧怀里汗水淋漓的恋人,堕天使黑色的羽翼从削瘦的肩胛骨处舒展开来,慵懒的铺了满床,打着哈欠蹭了蹭抱着他的恶魔。

怕什么,谁不同意哥就和你联手把那个人揍趴下。

 

两千岁那年恶魔一时兴起参加了争夺地狱之王的大赛,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他赢过了所有的恶魔。最后的台子上他手持双枪而立,左手碎霜右手荒火,沉默骄傲的如同头狼,台下所有的魔族仰头瞻望他俊美如同神祗的面容,在寂静了片刻之后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狂热欢呼。

地狱无主了万年之后终于迎来了它新一任的王,所有魔族恭敬地称呼他为路西法,光耀晨星。

当他满心欢喜地回到与堕天使同住的小屋,想要和恋人分享这无上的荣耀的时候,却发现他找不到堕天使哪怕一丝一毫的踪迹了。

那个自称叶修的堕天使从他的生命里干干净净地消失,如同一千八百年前他突兀地闯入他的生活。之前许诺过拥抱过肌肤相贴过的温暖美好彷如罪孽之河中的幻影,离开的断的干净,记得的,就要带着这些记忆疯魔。

年轻的魔王垂下眼帘,静静地退出了那个小院子。回到王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下令将王城的名字改成轮回,所有有意见的魔族在那双银色沉寂的眼睛面前退却,恭恭敬敬地俯首称是。

此处找不着你,那轮回之中,可会有你的身影?

 

再一次突兀的遇见是在一万年之后爆发的神魔战争上。彼时魔王率领着地狱的一众军士飞抵混沌之外的北境战场,一眼就看到了率领着天使军团所向披靡的六翼天使。

熟悉的面容,熟悉的似笑非笑的眉目。不熟悉的纯白衣袍,以及在空气里猎猎作响的雪白羽翼。

他听到那些天使恭敬地称呼他为米迦勒大人。

开什么玩笑。面无表情的魔王皱紧了眉头。你们都说错了,这么高大上的名字才不会属于这个连饭都不怎么会烧的男人,他亲口告诉过我的,他叫叶修。

隔着子弹和伞柄擦出的火花,他们凝视进彼此暌违已久却仍旧分外熟悉的眼睛。

 

他们是真下了死劲去打的,北境上方的空间被爆发出的巨大魔气与战气切割的支离破碎。魔王把一万年来几近绝望地等待汇聚成荒火和碎霜的弹药,几乎发泄般的冲对面挥舞着一把奇怪的伞状武器的六翼天使射过去。战斗持续了整整三天,神魔两军皆死伤无数,于是第四日的清晨,神降临了。

他对被迫停下和六翼天使的对战的魔王微微点头致意。

好久不见,光耀晨星。这么久了,你想起来了吗?

 

于是时间回溯。

他曾是天界威名赫赫的六翼天使,却因为不满神的独裁召集了天界三分之一的圣灵发动了圣战,战败之后他堕落了九个晨昏坠落到地狱,却在混沌之海中失散了跟随他一起堕落的爱人。圣战之中他受的伤太重,自愈之时化成了普通魔族的样子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这就是这个故事的开头。

 

然而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此刻唯战,不死不休。

也没想着要旁边的天使帮忙,他举起荒火和碎霜,迎向了高高在上的神。然而一试之下他才惊觉力量差距如此巨大,他甚至连反抗都不怎么能做到。片刻之间他满身伤痕的落回地面,靠双枪支撑勉勉强强站直了。

放任了你这么久,本以为你会长点记性的。神叹息般的摇摇头。算了算了,叶修你去解决了他,现在可容易得多了,别再找借口了。

 

于是间隔了一万年他们终于又回到了原点,一个一身狼狈,一个抱着胳膊笑得无奈。

小周啊,别怪哥咯。

不会。魔王摇了摇头,嚅动着嘴唇吐出两个字,坚定地不容置疑。他又一次握紧了手中双枪,却不是为了扣动扳机,反而伸出手想要给面前的人一个久违的拥抱。一直……在等你。

他环抱住了一片虚无。

 

混沌之中骤然有刺目光芒亮起,一直淡然观望的神终于变了脸色。

这是禁术……!叶修!叶修!你竟然敢……!

怎么,被吓到了?身上爆发出灼灼白光的天使转过脸来笑嘻嘻地对着勃然大怒的神,他的身体在光之中一点一点显出透明的样子。说起来为了等这个机会,我还特地去找了最不会掉色的白浆果的汁液染了翅膀……啧啧啧,每天冲你这个老头祈祷,哥自己都快被恶心死了。

你以为你能活下来?神面目阴沉的盯着笑着嚣张的堕天使,撕裂自己的灵魂使用这个禁术,你连转生的机会都没有!

那又怎么样?堕天使满不在乎的扬了扬嘴角,天地间弥散的白光渐渐聚拢成透明的光屏,凭空将天堂和地域分隔开了,有些天使不死心的试图攻击光屏,却直接被反震震得摔了出去。我等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可以让你永不涉足地狱的方法,为什么不用呢?

说完之后他再也不理恼羞成怒的神,转脸对着呆呆望着他的魔王笑了笑,伸出几近透明的手象征性的在他脸颊上摸了摸。

我也等了你好久啊小周……对了,一直忘了和你说,我真的很喜欢你的眼睛啊,能认出你也全靠它了……

因为你的眼睛里,有我的天堂。

 

……自此天界和地狱永隔,神率领残余军队返回九重天,魔王回到地狱继续做他的王,两界之间屏障再未被打破过。永罚之地的尽头最接近混沌的地方在那次圣战之后生长出了一棵参天巨树,魔王把行宫建到了那棵树旁边,还不准任何人接近,听说他是在等人……

母亲放低声音说完了最后一段,微笑着低头亲了亲已经熟睡的孩子的脸颊,端着烛台转身出了房间。

没被拉严实的窗帘之间透进屋外夜空里来自两界屏障的淡淡光辉。

 

若在尽头,当能重逢。

END.

===========================================

胡编乱凑……别认真和西方神话比较_(: 」∠)_

老早就想写这个梗了其实【

 

评论(45)
热度(195)

© 卫斯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