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斯脖

微博@普陀挑灯
CP@阿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脖子/波砸/博泰←←后面两个丧病的称呼不要管他。
all叶主周叶/叶all可萌不写
此生棠棣开荼蘼,三遍繁华不如你

【周叶】举头三尺有神明(5)

*撸爽了来更新

*欢迎订阅举头三尺有神明的TAG

 

PART.13

最后还是黄少天大发慈悲地收留了酒醉不醒的叶修。 

“算了算了老叶看在我们交情这么多年的份儿上就便宜你了今晚睡我这儿吧……对了那边那小谁,叶修既然敢带你来酒吧那说明你还是有点本事的?慢走不送啊不用担心我明早就把这个醉鬼给你送回去……我靠老叶你最近穷到没饭吃了吗怎么这么轻!”黄少天一边叽里咕噜的说着也不管被他念叨的那个人听没听进去一边就把叶修打横一抱丢进了休息室的隔间,动作熟练迅速——周泽楷本来以为这位比叶修还要矮一点的青年会直接把叶修拖进去的。他看了一眼咋咋呼呼冲他挥手的酒保,默默地蹦下高脚凳脚步不稳地转身出了门。

一转过街角小小的孩子就停了下来,机警地环视了一圈,眼瞅着四下无人,他微微挑了挑嘴角,捏了个指诀唰地一声消失在了原地。

 

酒馆的休息间不大,但是隔音效果很好。黄少天把叶修翻了个身摆了个侧躺的姿势丢在狭窄的单人床上,又扯过旁边的被子抖开给他盖上。叶修喝醉酒的时候不多,但每次都出奇的乖巧,也不耍酒疯说胡话,就安安静静地往那儿一蜷,闭着眼睛睡得像个孩子。黄少天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也没见他喝过几次酒,这个男人活得懒散又恣意潇洒,借酒消愁的次数扳着手指头就能数得全,这次却跑过来二话不说就要酒喝,也不知道又是那个不长眼的刺激了他……说起来前几次不知好歹刺激叶修的那几个怎么死的来着,剥光了扔到眠狼巢穴?迷晕了换上女装丢进妓院?还是敲掉了对方嘴里的全部金牙来着……

年轻帅气的酒保煞有介事的叹了一口气,弯下腰给了毫无知觉安睡着的男人一个落在额头上的吻。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收藏品啊。”他撇着嘴角有点埋怨地嘟哝了一句,然后突然觉得脑门一痛,像是被什么人狠狠揍了一拳。

黄少天这一惊非同小可——狭小的房间里就他和叶修两个人,叶修这会儿还睡得正香不可能打他,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个房间里除了他们还有其他的一个人。湛蓝的瞳孔收缩成针,他一边状似不经意地摸上自己耳垂上的耳钉一边继续压低了声音絮絮叨叨:“我靠谁谁谁竟然敢暗算本剑呸本酒保!躲躲藏藏的像什么样子有本事出来啊来战来战来战看我分分钟砍死你啊!”

……于是还真就有人出现了。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空气忽然波动起来,慢慢显出孩子的身形,小小的漂亮脸蛋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但是瞪向黄少天的眼睛里已经很明显得快要喷火了。他冲黄少天挥了挥小拳头,然后一转身,哧溜一声钻进了叶修的被窝。他人小,和叶修紧贴着蜷在一起也不怕从单人床上掉下来,更何况叶修睡梦之中感觉到软软暖暖的一团在自己胸口拱来拱去,下意识地一伸手就把那团子往怀里搂了搂……

很好。周泽楷非常满意地蹭了蹭叶修,也不管黄少天了,伸出手脚扒着叶修打了个哈欠,眼睛一闭,也睡着了。

“……”徒留黄少天一个人站在旁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刚才的魔法波动是契约……那么就是说那个小屁孩是老叶的召唤兽……?我靠不对啊老叶不是一直不肯签本命契约的吗这次难不成终于想开了……?”

他嘀嘀咕咕了几句,皱着眉头看了几眼床上相拥着睡得正香的一大一小,转身推开门出去寻求帮助了。

 

叶修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广阔无际的天空,古老庄严的巍峨城堡耸立在怪石嶙峋的陡峭山崖上,山谷底部长满了层层叠叠的橙晶草,他站在古堡的尖顶上俯瞰山谷,入目是一片橙色的温暖海洋。风中传来庞然大物挥动翅膀破开气浪时飒飒作响的声音,他抬起头向上看去,有夺目的银色流光划过天空从他面前急坠而下。身体不由自主地跟着纵身一跃,从千米的高空中急速堕落向下。尖锐的呼啸声掠过耳畔,近了,近了,离那道银色的光越来越近了,他迫不及待地放松身体让自己坠落的更快,直至和那一道银光齐头并进。湿热的气息拂过他的脸,他屏息凝神,看进一双清澈的如同镜面般倒映出天光云影的眼睛。然而突然之间镜面碎裂,场景倏然转换,寂静的深夜里他浑身是伤的靠在树干上艰难喘息,不远处有野兽的低声咆哮越逼越近。他伸手摸到熟悉的冰凉伞柄,正打算撑起最后一点清醒血战到底……

他猛地睁开眼睛。

宿醉的头痛让他晃了晃脑袋才清醒了几分,看了一眼周围,他笑着摇了摇头——这不是他第一次在酒馆喝醉被黄少天丢进这间休息室了。想起昨晚烈度极高的酒液滑过喉咙的灼烧感,他舔了舔嘴角,觉得酒果然不是他能接受的东西。

他伸手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等等。

手刚接触到被子边儿的时候他就僵硬了一下飞快地抽回了手,愣了两三秒才又小心翼翼地伸手过去摸了摸……

他摸到了一团毛茸茸热乎乎的东西。

对此叶修的第一反应是黄少天的契约兽终于已经聪明到懂得爬床了吗,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就算黄少天的那只契约兽非常的凶悍,但是一只猫的体型大成这样真的正确吗……?

他秉持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决心一把掀开了被子。

 

“嗷呜~?”

似乎是因为突然被掀走了被子有点冷,毛茸茸白乎乎的狼举起爪子不甚清醒的揉了揉眼睛,张开嘴露出满口利齿小小的打了个哈欠,然后又蜷缩起来朝着他认为最温暖的方向又蹭了蹭,把大脑袋往叶修肚皮上一枕,兀自继续睡得香甜。

……卧槽,求解释。

叶修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那么想念黄少天的话唠。

TBC.

===========================================

其实黄少对老叶的情感非常复杂你们信我【眨眼

同时更新三篇我已经快要精分了……

后面把我所有的短篇整理一下出一本个人周叶合志有人会要吗۶(;°;Д;°;)【醒醒

 

 

评论(34)
热度(180)

© 卫斯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