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斯脖

微博@普陀挑灯
CP@阿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脖子/波砸/博泰←←后面两个丧病的称呼不要管他。
all叶主周叶/叶all可萌不写
此生棠棣开荼蘼,三遍繁华不如你

【周叶】容身之所(7)

*……不用改名字了开心

*欢迎订阅容身之所的TAG

 

谎话说多了,就连自己都会觉得是真的。

你喜欢他吗,他喜欢你吗,你们互相喜欢吗;你了解他吗,他了解你吗,你们互相了解吗;你为什么爱他,他为什么爱你,在一起需要理由吗;你愿意陪着他吗,他愿意陪着你吗,天长地久真的可以相信吗。

扪心自问,你会发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医院里有时候会开联谊活动,周泽楷虽然平素沉默寡言,但架不住未婚高富帅闪闪发光的名头,每次都会被一群热情的小护士们和不怀好意的前辈们推去参加。这一次却是江波涛强制周泽楷去参加的,他看得出来,虽然这两天周泽楷和平时相比没有什么变化,面对病人的时候依旧耐心仔细,但是他心里依旧在难过——坚信着对方喜欢自己,又犹豫着不敢破坏目前暂且平静的表象。

“小周,你需要放松一下。”江波涛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彼时他们身处联谊活动会场某个不起眼的小角落,一人端着一杯酒表情严肃,完全不符合周围欢脱的气氛。闹腾得最厉害的几个小护士完全丢掉了平常医院里的规规矩矩,霸着麦克风一首一首的嚎,声音震耳欲聋,旁边沙发上一群人吃着外卖的烧烤狂吹啤酒,横七竖八的摊了一地,还有几对医院内部消化的情侣在众人起哄声中玩着掉节操版的真心话大冒险……

“不用。”周泽楷看着眼前群魔乱舞的场景有点头疼,“你去,我在这儿。”

江波涛无可奈何。

 

联谊活动是在一家KTV里举行的,别的啥都没有,啤酒管够。周泽楷看着一群人闹腾,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慢慢的喝酒。倒不是他有意借酒消愁,只是心里想着其它的事情,酒喝下去没味道也没数清楚喝了多少杯。他盯着包间里五彩闪烁的打光灯出神,旋转的光影落在视网膜上,眼底深处却是岿然不动的茫然。他想他如果当时有胆子就站在那儿不动就好了,他如果事后能抓住叶修问个清楚就好,他如果能够继续坦坦荡荡每天继续去找叶修喝茶就好了,喜不喜欢其实无所谓啊,他只想着每天能陪一陪他就好了……如果如果如果,太多的如果就像此刻在他头顶旋转不歇的彩灯,每一种颜色都无比诱人,然而每一种颜色又都离他那么远。他无意识地摊开手掌,修长五指被灯光染上斑驳色彩。合拢,握紧,再摊开。合拢,握紧,再摊开。不论上一秒他手中握着什么样的颜色,攥紧之后终究空无一物。

他仰头喝干净被子里最后一点啤酒,维持着举杯的姿势怔怔出神。透明的玻璃杯汇聚着五彩灯光,在杯底形成白色的耀眼光斑。

他被刺得眨了眨眼睛。

有点疼。

 

联谊活动结束的时候江波涛在一开始他俩呆着的角落里找到了已经喝醉的周泽楷。

即使不知不觉之间喝得意识模糊不清,周泽楷还是很好的保持了他的男神风度,八风不动姿态端正的坐在那儿,只不过眼神略茫然笑容略飘忽,脸颊通红的模样相当的无辜。

江波涛暗自庆幸科室里那个扬言要给男神生猴子的小护士这会儿已经疯够了睡着了,不然让她看到周泽楷这个样子,指不定后面还有什么麻烦事儿呢。

不过显然指望这个醉鬼能自己回去是不可能的了。江波涛认命的叹气,把周泽楷胳膊往自己肩上一抗,准备先把他带回医院在值班房里凑合一晚上。

醉得迷迷糊糊的周泽楷很顺从的随着江波涛的动作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只是幅度太大动作太快,啪嗒一声,口袋里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摔在地板上发出嗡嗡的震动声响。

嗯?

江波涛低头看过去,周泽楷大概是习惯性的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振动,又喝多了酒反应迟钝,才没发现手机在口袋里嗡嗡震动了有一会儿了,此刻江波涛一眼看过去,亮着的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那一栏里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

叶修。

 

KTV包厢的门被人推开的时候,参加联谊活动的医生护士们都走的差不多了。江波涛辛辛苦苦地撑着开始晃来晃去打瞌睡的周泽楷坐在角落,一抬头,就看到了走进来的男人。

或许是走得有点急,他只在衬衫外面套了一件有点旧的风衣,胡乱地围了一条格子围巾,遮住了半张脸,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了一些,像是一个大学生。他静静地扫视了一圈乱七八糟的包厢,很快就注意到了角落里的两个人。隔着大半个房间的距离江波涛确信对方看不见靠在自己后面的周泽楷的面容,但是那个男人却相当笃定地走了过来,站在他面前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然后弯起眼睛笑了笑。

“小江?好久不见啊。”

……卧了个大槽这是什么神展开。

江波涛受到了惊吓。他不明白自家主任喜欢的人怎么会认识自己,还一副特别熟悉的口气……他开始庆幸幸好现在周泽楷醉得迷迷糊糊什么都没听见,不然他一定会被瞪的。

“您认识我?”江波涛不自觉的用了尊称。

“怎么,一年不见就记不得我了?”男人把围巾向下拉了拉,露出有些苍白的清秀面容,嘴角挂着懒洋洋的笑容,“太伤感情了啊小江。”

“……叶神?!”

江波涛觉得自己也一定是喝多了。所幸他们一直站在偏僻的角落,包厢里的人也就剩了一两个,否则他这一声没压制住的惊呼肯定会引来注意的。然而让他倍受打击的罪魁祸首神情自若,一点都没有身份可能会被拆穿的紧张。

“是我啊。我来接小周回家的。”

叶修耸了耸肩膀,相当淡定地回答了一句。然后他就没再管石化掉的江波涛,直接绕到他身后去看睡着了的周泽楷——青年蜷缩在沙发上睡得香甜,安静的侧脸在灯光下看上去俊美的如同神祗。

叶修伸出手,轻轻碰了碰他的脸颊,然后向下滑,抓住他的胳膊,略微吃力的抬起来架到自己肩膀上。

“真是麻烦。”

TBC.

===================================

口是心非的叶修大大自己作死了【。

评论(18)
热度(159)

© 卫斯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