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斯脖

微博@普陀挑灯
CP@阿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脖子/波砸/博泰←←后面两个丧病的称呼不要管他。
all叶主周叶/叶all可萌不写
此生棠棣开荼蘼,三遍繁华不如你

【周叶】容身之所(8)

*签证忙成狗,周更确定

*欢迎订阅容身之所的TAG

 

周泽楷醒过来的时候觉得有点难受。宿醉的头疼让他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太阳穴一抽一抽,嗓子里干渴的快要冒烟了。他舔了舔嘴唇,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才反应过来这里应该好像大概也许不是医院那间窄小的值班房……那么他现在是在哪儿?

关于昨晚的最后的模糊记忆里,大概是他任劳任怨的助理把他拖出了KTV,然后……然后他好像……好像看到了叶修……?

错觉吧。

他垂下眼睛叹了一口气,把裹得挺紧的被子扯松了一点准备下床。这大概是在哪间宿舍里,双层的铁架床一晃就咯吱咯吱的响,活像快要散架了一样。他尽量轻巧的慢吞吞的翻了个身,一眼就看见对面的床铺上也睡了一个人——他本来以为这里就他一个人来着——面朝外,被子一直盖到下巴,睡姿相当的乖巧。清晨的阳光从没怎么拉严实的窗帘缝里偷溜进来,落在那人的眉眼之上,模糊了安静的五官。

周泽楷眯了眯眼睛,目光逡巡着从对方微微撇起的眉毛,眼窝下淡淡的青黑,下滑到轻轻颤动着呼吸的鼻翼,微微张开的嘴唇。宿醉后迟钝的反应力让他一时间没有想起来这是谁,只觉得分外熟悉,熟悉到让他看一眼就觉得心情愉快。他闭上眼睛想了想脑海里相熟之人的相貌,排除掉父母亲戚同事以后终于搜索到了名为爱情的柔软领域——

叶修。

这个名字浮现在脑海里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停跳了一秒钟,然后被惊喜与惊慌同时灌满了胸腔。很神奇的,对面刚才在他看来还眉是眉眼是眼分的相当清楚看起来毫无关系的五官,在他联想到那个人的名字的时候,自动拼凑成他心心念念的相貌。他放缓了呼吸,又一次安静地观察起对面的人熟睡的样子,带着刚才不曾有过的温柔与忐忑。

只不过几天没有去画室而已,他就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月没有见到叶修了。平时忙于工作还好,此刻阳光静谧,他看着对方安然好眠的模样,突然就万分怀念起那些有人陪着喝下午茶的时光。他想起画室里铅笔盒颜料的味道,想起孩子们清脆活泼的笑声,想起空白的沉默里,叶修漂亮修长的手指夹着铅笔与纸张摩擦出沙沙的声响,光影明暗渐次而生,像是什么栩栩如生的魔法。

他发现他比自己所认为的想念还要想念。

叶……修……

他张开嘴试图轻声呢喃出恋人的名字,然而干涩的声带没能吐出任何声音,于是那两个音节破碎在空气里,像是某种无疾而终的爱恋。

 

“小周啊,你还打算看多久?”

“……Q///A///Q?!”

 

叶修其实挺无奈的。

昨天晚上他把醉酒的周泽楷又拖又拽好不容易弄回画室搬到后面的休息间,把人扔上床的时候他确信自己听到了铁架床发出的沉重的哀鸣声。本来这已经可以算是完事儿的了,可是周泽楷一直拽着他的手不放,还一个劲儿把他的手往自个儿脸上贴,估计是酒劲上头烧的难受,觉得叶修的手冰凉凉的很解热。叶修看他一张好看的脸红的快要滴血了,生怕他烧坏了哪里江波涛找自己拼命,于是只好一边泡茶解酒又拧了热毛巾帮他擦脸擦脖子擦手擦脚,一边感叹自己真是乐于助人的新时代好青年。大约是被热毛巾擦得挺舒服,周泽楷迷迷糊糊地蹭了蹭他,咧开嘴露出有些傻气的笑容,衬着那张略带茫然的俊脸杀伤力巨大。

叶修觉得略心塞。

他恶狠狠地把毛巾在周泽楷的脸上搓了搓,龇着牙心想自己怎么就掉到这小子的坑里了呢。

还掉得挺心甘情愿的。

他想起第一次这个青年冒冒失失的闯进画室,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样子。其实这算不上他们第一次见面了……可惜那个时候周泽楷没有看到叶修,倒是叶修记住了这个颇有潜力的后辈。再一次见面他一眼就认出了对方那张颇具辨识性的脸。天知道当时他只是单纯的想调戏一下看起来不太开心的后辈,所以一时兴起邀请对方和自己一起喝了一杯茶。然后……然后第二天青年就又过来了,眼睛亮晶晶地瞧着他,他自觉不把喝茶的事情继续下去很有可能会伤害到后辈脆弱的心灵……于是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到最后他自己都习惯了原本单独一人的下午茶时间有了另外一个人的陪伴。所有模糊不清的情感在对方试探着抓住他的手的那一刻猛一点一点变得清晰——他并非不熟悉这种感情,只是欺骗着自己其实周泽楷并没有那么爱自己。所以他纵容了对方日渐亲密的举动,直到青年那一个慌张却热切的吻让一切都无所遁形——

答案清晰明了,却是他不能容许的存在。

于是他装作一无所知的模样避开了青年想要的回答,没有错过青年茫然失落的表情。接下来的几天青年一直没有再过来——这也是他给予自己思考的时间,当他终于做出了决定拨通了青年留给他的手机号,却直接接到了对方醉酒的通告。

……当时想都没想就直接出门接人的自己……也是……挺拼的……

叶修抹了一把脸。

折腾干净了以后周泽楷把被子一裹就睡得天昏地暗,叶修站在床边上看着青年睡得香甜的脸,叹了口气,忍不住伸手掐了掐。

“占了哥的床位害得哥只能去睡老魏的床……小周啊,这笔账我们可得好好算算。”

他嘟哝了一句,转身往另一边的铁架床上一趴,很快坠入了梦乡。

TBC.

评论(9)
热度(123)

© 卫斯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