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斯脖

微博@普陀挑灯
CP@阿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脖子/波砸/博泰←←后面两个丧病的称呼不要管他。
all叶主周叶/叶all可萌不写
此生棠棣开荼蘼,三遍繁华不如你

【周叶】开门,查水表(上)

*匿名来梗,警察周x被误认为是MB的老叶

*百日周叶Day 03

 

“这位先生你得和我们走一趟。” 

江波涛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特别正儿八经,周泽楷也很配合的更加冷肃了本来就面无表情的俊脸,举起手枪对准面前懒洋洋的男人作威慑状。

“……我哪里像是出来卖的了。”

就算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男人也没见多大惊慌,还很有闲心的把缩在身后瑟瑟发抖的少年往自己背后又藏了一点。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种漫不经心的调侃笑意,通俗点来说,特别拉仇恨值的那种。

周泽楷一边绷紧了神经仍旧拿枪指着男人的脑袋,一边还真就上上下下认真地打量了男人一遍。

男,二十出头,教养良好,生活习惯不规律。

职业素质的周警官绷紧了脸皮,内心脑补出了八千字的有钱人家的大少爷被迫沦落风尘的爱恨情仇。

哦那该死的八点档剧情。

……其实他这八千字的脑补里至少对了一半,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提。

 

“哪里都像。”旁边的江波涛接收到周泽楷的眼神示意立即开口,“所以,能麻烦先生和我们去一趟警察局吗?不会很久的,一旦您能证明您是无辜的就会立刻得到释放。”

“所以说哥真不是……”男人颇为无奈的挠挠脸正打算继续解释,谁知道旁边沙发上醉的头脑昏沉的客人顾不上旁边看守的两个警卫,爬起来流着口水就冲他笑的一脸傻样的挥了挥胖乎乎的手。

“美人儿~别害羞呀哈哈哈哈!爷就知道……嗝……其他人你都瞧不上……嗝……陪爷一晚上……嗝……爷就保你……唔啊啊啊啊——!”

高分贝的惨叫声回荡在整个乱七八糟的夜总会里。

所有警员都一脸紧张的拔出枪支指着那个抬脚踢飞了胖老板的男人,待看清楚那滚到一边的肥猪拿手捂着的地方,包括八风不动的周泽楷在内,同时胯下一紧,觉得略蛋疼。

碎了吧,大概是碎了吧,啧啧啧,感觉听到了好清晰的咔嚓声呢。

 

“别管他我们继续……呃……哥说到哪儿了。”一脚踢中了重要部位的男人依旧淡定的很,他弯着眼睛笑的很和蔼可亲,“哦对了,我和这孩子真不是MB。这孩子叫乔一帆,我是他班上老师,叫叶修。”

江波涛和周泽楷——稽查小队的两个带头人物——都保持了沉默。

此生无声胜有声,眼神传达出我内心的一切。

编,你接着编,下面是不是就该说你是为了帮助迷途的可怜羔羊所以不惜自己身陷狼群舍身取义悍不畏死求仁得仁。

这剧情好像昨天晚上自己才看过。

周泽楷默默回味了一下楚局长传给他的塞满一张移动硬盘的文件包。

 

“哎这孩子学习成绩特别好读书也用心,可惜家境不太好,学费没着落。我一直和他说他不用担心这个,却没想到他倔强成这样。”叶修摸了摸身后红了眼眶的少年的脑袋,眼里浮起一点真实的温柔神色,“竟然背着我跑到夜店里来打工……小乔,下次可不允许了啊。”

“老师……”清秀的少年抓住男人的衣角,声音因为愧疚和慌乱而颤抖。

 

唔这样一看好像确实挺有可能的……等等这一定是对方故意做出来的样子!

实在是太狡猾了!

江波涛暗暗握紧了拳头,他也是第一次和这么难缠的人物打交道——倒不是说对方凶狠残虐毫无人性,只是圆滑的让你抓不住把柄。至于为什么不强制镇压……江波涛想了想之前试图抓那个名叫乔一帆的少年却反而被男人揪着领子丢出去的警员,以及还蜷缩在地板上捂着重点部位哭的凄凄惨惨戚戚的胖子……果断的放弃了这个选项。

有点难办啊。

他侧过头去征询似得看向周泽楷。这位沉默寡言的队长在被调到他们这个稽查小组的短短一段时间内迅速确立了威信——即使他相当的不善言辞。头脑和身手同样出色的青年很快成了他们的核心,江波涛作为二把手拿不定注意的时候所想到的当然是征询一下周泽楷的意见。

然而这次江波涛却失算了,周泽楷看到他的目光确实给予了回应。他轻微蠕动了一下嘴皮子,蹦出七个字儿。

“艺术来源于生活。”

 

……什么鬼!

江波涛觉得心好累。

 

“哎你们别不信啊!哥说的可都是实话。”

相比于江波涛的迟疑,叶修可是悠闲的多了,他甚至还抽空从身上摸出一根皱巴巴的中华点上抽了起来。周泽楷移目到那昏暗中闪烁的火光上,视线不着痕迹的划过男人夹着香烟漂亮修长的手指,纤细利落,烟雾缭绕之间美得如同艺术品。

 

“……人证物证。”

叶修听到那自从冲进来开始就几乎一句话没说的青年开口,声音低沉悦耳。

简明扼要到你会忘记这是个多么粗暴的命令。

 

“物证是吧?哥有啊。”

TBC.

—— 感谢下面两位的质疑,专业知识不足我的错,但是此处一切不合理后面会合理的~
评论(34)
热度(369)
  1. 花满蹊卫斯脖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社谡为重,我为轻

© 卫斯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