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斯脖

微博@普陀挑灯
CP@阿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脖子/波砸/博泰←←后面两个丧病的称呼不要管他。
all叶主周叶/叶all可萌不写
此生棠棣开荼蘼,三遍繁华不如你

【周叶】青丘冢(4)

*狐狸精paro,狐妖小周*叶公子

*题目严肃其实就是用来卖萌的,欢迎订阅TAG青丘冢

*百日周叶Day 10

 

过去的事情叶修不愿意说,周泽楷也就不问。

他对现在的生活挺满意,伤口好的慢是不假,他没告诉叶修的是,这根本不是叶修的原因。

说到底叶修只是个凡人,怎么见多识广,妖怪之间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多。

所以他也不会知道,自己一时兴起捡回来的小东西,在妖界有多么尊贵的身份。

 

传闻青丘有兽,状如狐而生九尾,食人,然见之则吉,令人不逢妖邪之气。

周泽楷,就是这一代青丘的九尾狐王。

他刚满了一千岁,妖力便修到了大圆满之境,提前了渡劫的日子。青丘狐族的传统,渡劫便要入世。于是他一千年里第一次从青丘之国出来,被天雷劈得半死不活,意识模糊不清地使了个千里遁的术法就晕了过去,正正好掉在了兴欣客栈门口,被叶修捡了回去。

天雷的伤可不是那么容易养好的,周泽楷窝在兴欣这块风水宝地养了三个月,也就堪堪能化个形出来,时间还不久,被叶修一挠下巴就变回去了。

所以说叶修说他克妖精,周泽楷也只是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往男人热乎乎的手掌心里蹭了蹭,保持沉默。

有些事情,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兴欣客栈的生意不算特别红火,倒也赚的够本。叶修对外的身份是账房先生,偶尔跑出去劫富拎一袋银子回来济贫,客串一把江湖大盗。这个男人活得实实在在的潇洒,周泽楷看着,觉得挺好。

唔,而且记得给自己带烧鸡。

吃饱了的小狐狸龇着牙舔舔油光水滑的前爪,觉得日子过得挺舒坦,连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劈下来第二回的天雷都不太想管了。

 

这一天兴欣客栈来了一个奇怪的人。

骑得是好马,配的是好剑,却偏偏一袭黑袍从头裹到脚,袍子上滚着暗金色的龙纹,一身的尊贵之气。

彼时叶修正百无聊赖的拢了袍子坐在柜台后面逗周泽楷玩。早春仍旧冷得厉害,小狐狸白绒绒暖呼呼的,叶修就成日里抱在怀里,权当暖手炉了。

他看了一眼那人,转头挺认真地和周泽楷说我觉得那人不简单。

周泽楷睁大眼睛去看他,传达的意思就是为什么觉得他不简单?其实他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那是因为他看出了那个青年周身龙腾虎踞的祥瑞,叶修一介凡人,看不到这些,又是怎么知道这个人不简单的?

“穿戴那么好又裹着袍子不肯见人,大抵三种情况,”叶修眨着眼睛一本正经的扯蛋,“第一,是个姑娘,长得太好看了怕被贼人掳了去;第二,是个高手,得罪人太多,走路都要鬼鬼祟祟;第三,就是个傻子,明明有钱人的架势,偏偏裹紧了就觉得没人会注意自己。”

他说这话的声音大概不小心有点大,周泽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眼睁睁瞧着黑衣人失手砸了手里的白瓷杯。

好像还嫌说得不够,叶修慢悠悠从柜台后面站起身,把周泽楷捞在怀里抱好,踱步走了过去。

“哎呀这位公子,就算哥说的是事实,你也不要这么激动啊。喏,一个杯子一两银子,赔吧。”

周泽楷挣扎着想从叶修怀里跳出去,开玩笑,他才被天雷劈伤,法力就剩了一星半点,到时候这个看上去挺厉害的黑衣人恼羞成怒怎么办,他才不要被牵连进去。

 

“混账哥哥!”

来人听不下去了,猛地把袍子一扯,露出一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他怒气冲冲的一拍桌子,桌面上的杯碗瓢碟跟着震了三震。

“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倒好,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回家你说啊?”

“啧啧啧,好久不见就对亲哥哥这个态度?”叶修嘴上这样说,倒是丝毫没有恼火的样子。周泽楷离他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眼睛里愉快的神色。温暖的,鲜活的,连往日惯有的懒散都被驱散了,只剩下纯粹的欢喜。

周泽楷沉默下来,也不挣扎了,反倒往叶修怀里又缩了缩,然后睁大眼睛去瞪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叶修的弟弟。

反正,反正这个人是他的,就算要回家,也是回他青丘国的家。

 

叶秋莫名其妙的觉得后背发凉。

他也没怎么在意,反正注意力都给了自家让人头疼的兄长。他皱着眉头劝说,试图让对方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哥,你已经出来十年了,父……亲母亲都很想你,他们现在只要你回去就可以了,你回去,我也就可以搬出……”

“说了不回去的。”叶修打断他的话,神色淡淡的,刚才的喜悦之色已经收敛了下去,“之前不是说好了的吗。”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叶修拍了拍一脸不甘心的叶秋,“哥还要等人呢,人等到了,才能回去。”

TBC.

 

评论(20)
热度(230)

© 卫斯脖 | Powered by LOFTER